订阅博客
收藏博客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穆斯林禁令”后48小时的美国:爆发的愤怒和沉默的欢庆

频道:总统娱乐场场 标签: 时间:2017-01-31 浏览:26 评论:0条

文/王丹薇发自纽约

美国当地时间1月29日下午二时,数以千计的民众聚集在纽约曼哈顿岛最南端的炮台公园,抗议刚刚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五颁布的“穆斯林禁令”。

1月27日下午四时许,特朗普签署了总统令,宣布在未来90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和也门等七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立即执行;而此前美国正常运转的难民接收计划也被叫停,持续时间为120天。

炮台公园的抗议者来自各大工会,律师协会,更多的则是自发前往的民众。人们高喊反对种族主义口号,回顾移民建立美国的国家历史,而在炮台公园的正对面,哈德逊河入海口,就矗立着自由女神像。

300年前,无数梦想家,逃难者正是在此登上美利坚的国土,再通过这个国家的公路、铁路网络来到全美各地。

一位抗议者告诉腾讯财经,美国是移民者建立起来的国家,单纯用国籍来定义恐怖威胁、限制入境,违背宪法和美国精神。

被总统激怒的美国人

非营利法律援助机构LegalAideSociety(法律援助协会)的律师Hasan已经在极少睡眠下连续工作5天了。从刚刚过去的周三开始,Hasan和他所在的法律援助机构为了应对“穆斯林禁令”经历了数个不眠之夜。

Hasan的日常工作即帮助难民通过合法的方式拿到美国绿卡,作为一个巴基斯坦裔美国人,Hasan放弃了收入颇丰的商业律师工作,加入了帮助难民的法律援助律师行列。

1月27日至今,Hasan经历的是其20多年律师生涯中都少有的情况,和总统“搏斗”。全美的非盈利法律援助律师已实现联网,Hasan告诉腾讯财经,周三他们就得到消息,特朗普会签署“穆斯林禁令”。得到消息的当天,这些组织就开始四处奔走,组织会议,商量对策。

周五傍晚禁令发布之后,LegalAideSociety和其它几个法律援助机构立即前往肯尼迪机场,想方设法帮助那些可能被遣返的人。

“我们在达到大厅,和可能被遣返的人的亲属们一起等待,不可思议的是,海关不但扣押了禁令中六个国家的乘客,而且律师也不被允许和他们见面。”Hasan告诉腾讯财经,“他们中的有些人下飞机之后,在无律师陪同下接受十几个小时的质询。”

“穆斯林禁令”在美国引起了巨大的反对浪潮,司法当局发出了不同的声音。纽约布鲁克林区联邦法官安唐纳利在27日当晚就下达了判决,表示总统令“可能违宪”,并要求海关和边境保护局依据总统令为判别原则,遣返入境者。麻省和弗吉尼亚联邦法院的两位法官也相继做出了类似的判决。

纽约肯尼迪机场挤满了焦急等待的亲属朋友,和工会,律师组织,在一切交涉无果之后,人群中走来两位议员,代表纽约地区的NydiaVelazquez和JerroldNadler。

两位议员痛斥海关,据理力争要求让被扣押的乘客得到法律援助,几经交涉,Hasan和他的同事们终于被海关放行。

虽然得到Hasan援助的几位入境者都安全进入美国,但是混乱的局面正在继续,Hasan告诉腾讯财经,未来24小时还会有很多飞机从伊朗等地来,会受到较大影响,而他也会和同事轮流在机场提供法律援助。

特朗普坚定而无声的支持者

JimmyChuo是一位美国土生土长的华裔,涉足美国政治四十多年的Jimmy,曾在里根和麦凯恩的竞选团队工作。2016年,他加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担任纽约地区亚裔选民负责人。

JimmyChuo视特朗普为美国的希望,去年11月大选的前一天,嗓音沙哑已患重感冒的他,仍在早上的纽约竞选活动后,前往宾州为特朗普拉票。在大选中,特朗普团队深入底层民众,以微弱优势拿下民主党曾经的阵地宾夕法尼亚等数个大州,为胜选起到决定性作用。

“我们正在经历第三次世界大战。”Jimmy在29日晚对腾讯财经说,“在战争状态下,安全是美国的首要保障,我们只有保障了美国的安全,才能谈科学、商业,所以即使将科学家和技术工人排除在外,也在所不惜。”

乱世用重典。

很多特朗普的支持者对“穆斯林禁令”拍手称快,他们虽然不开派对,也不上街阻止游行,但是在私下的小圈子里,则流传着他们为特朗普逻辑找到的各种解释。

很多特朗普支持者认为穆斯林来到美国社会重建其宗教小圈子,周围到处是“他们”,“他们”游走在美国开放的社会中,而“我们”却对“他们”的圈子针插不进。

事实上,“穆斯林禁令”在执行层面极其混乱。在纽约肯尼迪机场,所有绿卡、学生签证、工作签证、亲属签证持有者和难民都被扣押,而在美国有些其它的机场,则实施绿卡持有者可以入境的规定。

特朗普的支持者Jimmy则对腾讯财经表示,“总统令”虽然在短期造成了部分地区的动荡,但是应该给特朗普一段时间,“时间会证明他是对的”。

“总统令”引美国商界高度关注

特朗普成功当选离不开其对商业承诺的一系列利商政策。而仅仅上任七天,特朗普就用禁令给了商界领袖们一次“惊喜”。

虽然通用电器、谷歌、微软、亚马逊等大公司均发声表示对事件的关注和对其少数族裔员工的关怀,但是各大公司的内部信和公司高管的社交媒体表态中,都小心翼翼的避免了和“总统令”的直接冲突。

本周五,特斯拉创始人ElonMusk和IBMCEOGinniRometty将以经济顾问组成员的身份和特朗普会面。Elon在自己的Twitter写下征集民意的帖子,但是难民们也不会将希望寄托于一位商界领袖和总统的见面。

华盛顿政治咨询公司EurasiaGroup的CEOIanBremmer表示,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大部分公司高管只求“回去好好做生意”,但是很显然,这越来越像个奢望,总统和商界之战将“迟早到来”。

29日抗议示威地炮台公园向北步行五分钟,就是911遗址GroundZero所在地。特朗普在禁令中,特别强调此举是“为了保护美国人民不受外来恐怖主义的伤害”,然而2001年“911事件”以来,美国本土的数次恐怖袭击活动的主谋,绝大部分并非来自此次名单上的七个国家。

Hasan对腾讯财经说,特朗普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有巨大商业利益,是这两个国家得以幸免上榜的原因。

而Jimmy则对腾讯财经表示,特朗普是个聪明人,他永远以美国利益为第一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